赤虺

取关随意吧

不要叫我李粒哩:

好好生活 好好爱 用力爱

职业安吹:

抑郁症是心理学史上罕见的几种“自杀性”心理疾病之一,虽然理论上分轻度重度但在实际治疗上如果咨询者出现抑郁症倾向或者哪怕刚刚具有抑郁性思维,心理咨询师都有义务违反保密协议通知咨询者家属,甚至采取精神药物治疗。

因为抑郁症病人在社会人群中占有高达68 %的比例,其死亡率则达到了12%。

所以说希望各位珍惜自己,发现自己有精神压抑、强迫倾向、自残冲动或孤僻的任意一种倾向,请马上联系居住附近的正规心理诊所进行心理疏导和侧写。

绝对不要贪图便宜随便找个所谓“聊天对象”,那只会让能够轻松治疗的轻度抑郁症彻底变成心理学的绝症。

纠正一个大多数人的误区,轻度抑郁症以上不包括轻度抑郁症,是绝对无法凭借普通的话语安慰来缓解的。

小贱文青:

就算只是为了“我”,也请努力地活下去


试试水

呃呃呃来试试水,有想看的就继续写下去
occ是我的,萌是大家的
真的是很沉醉于乖桥和他盖锅
重庆方言困难户
欢迎大家指正



       夜已经很深了,程剑桥却翻来覆去睡不着。
       程剑桥心里清楚自己喜欢周延,却是不晓得要不要说出来,今天眼见着盖哥和一个长得挺乖的姑娘出切耍,自己这心里真是比醋还酸。
       “盖锅看起啷个直,咋子可能会喜欢我嘛。”自暴自弃地把自己摔在软软的被窝里,还是孤枕难眠。程剑桥心里不停的念叨,盖锅真讨厌,盖锅真烦人,盖锅哈麻批,盖锅...盖锅.....酷,嘿嘿。
        迷迷糊糊睡着了,程剑桥彩色的梦里有周延。
        第二天,乖桥顶着巨大的黑眼圈去了gosh。一进门,王齐铭就怪叫一声,“桥桥,你娃昨天到啷个耍切咾,没得睡觉?”随着鸡哥这一嗓子,整个工作室都看了过来,程剑桥真的很想拧断他鸡哥的鸡脖子。
       “没得事,打游戏忘了看时间,睡得晚了点。”小桥一说谎就浑身难受,只好假装看手机,他盖哥的目光却扫了过来。

有没有浙江特别温州周边地区血型是Rh阴型B的朋友

好心人帮帮忙吧🙏🙏🙏

明芷若:

大家能帮的帮帮忙,随手转发一下
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四时一刻:



虽然有点突然,在这里发也很奇怪,但是我真的不知道还有什么更好的途径,可以的话能不能联系一下我,真的非常感谢!




谢谢帮忙扩散和出谋划策的朋友们,真的太感谢你们了!真的真的非常感谢!!




—————




想了想还是写清楚一点比较好,我爸爸得了急性白血病,化疗之后红细胞和血小板都严重下降,急需输血血小板,因为是稀有血型而且还是血小板,血库已经联系了很多人但是还是没有找到,无论是化疗还是骨髓移植没有足够血液供给就没办法进行,已经跑了血库和各种各样的机构,一直都没有合适的血小板,可以的话请帮帮我,帮帮我爸爸,真的非常感谢!




------------




因为不能发微博,麻烦朋友在微博做了转发,链接地址,谢谢帮忙转发的大家,希望所有人都能平安健康!!!


【九辫】小张老师出走记④

我已经躺尸良久了。。。
送上一更给我们最好的九辫
内容如有撞车,我我我......也不知道怎么办

至于文笔什么的,凑合着吧
这章算是没什么剧情进展,还有点儿短小,过度章吧
欢迎小宝贝儿们来勾搭









       平静的语气,不像开玩笑。
       张云雷说不上心里什么滋味。
       大前天,杨九郎跟一挺漂亮的女孩子进了一家情侣西餐厅,他看见了,当时也没多想,他信他。
       到晚上,杨九郎手机弹出信息——么么哒,老地方见哦,看我给你个大惊喜~
        他看见了,还是选择相信他。
        前天,他去玫瑰园找大林,正好看见杨九郎抱着安迪和那天那个妹子说说笑笑出了门,三个人说不出的和谐。九郎,九郎......
       他有点懵,也忘了要找大林了,迷迷糊糊就回了家。睡觉吧,睡了就什么都不用想了。一觉醒来,浑浑噩噩去洗脸,才发现自己这副模样憔悴到难看。想把头发抓上去,发胶偏偏用完了。张云雷去柜子里扒拉小哥哥上次送的进口发胶,却愣住了。
        一个精致的纸袋,里面有几件明显适合年轻女子穿的女式衣服。张云雷整个人都呆掉了,把纸袋拿出来,却又瞧见了柜子最里面的丝绒小盒。他颤着手打开,里面是枚DR的戒指。他鬼使神差地拿起来试了试,整整大了一圈。看来,这不是给自己的。
        一生只能订一枚的婚戒,不是给他的。
       他麻木地把东西又一点一点的放回去,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他也不找发胶了,就那样往地上一坐,顺手够了根柜子旁边还没扔掉的烟,点上火,用力吸了一口,把眼泪硬生生地憋回去。
        张云雷自认不是个矫情的主儿,可最后眼泪还是淌了满脸,几声刻意压低了的呜咽,让人听了更加窝心。
     

回归回归回归
还有几个记得我的小宝贝儿???
今儿晚上来一更???
你们想看哪个呢😉

26个字母【上】

秦梅26个字母【上】
有occ预警
2333睡前一小时的产物







abstract  抽象的
       秦霄贤在想象,如果自己不爱梅九亮会是怎样的,后来想还是别再想了,好像太抽象了。

beaut  美人
       大家都说梅九亮是个美人。秦霄贤笑笑不说话,在心里头偷偷补了一句——特别是在床上。

conflicted因心理冲突而不知所措的
       梅九亮永远也忘不了秦霄贤向他表白时,自己慌乱到把手上的柚子皮糊了他一脸。

derelict无家可归者
       秦霄贤笑着向着梅九亮张开双臂,“梅梅,咱俩的事儿我跟家里说了,然后我现在没有家了。”
       “你是不是傻啊,值得吗?”梅九亮眼圈子泛红,强撑着没哭。
       “为你,就值得。”秦霄贤眼睛里泛着好看的光,梅九亮觉得那是他见过的最美的星海。

echt典型的
       秦霄贤是个典型的流氓!
                              —— 梅九亮

fine很不错
       有人做好了饭等你回家,秦霄贤感觉真的很不错。

girlish像女孩子似的
       秦霄贤觉得梅九亮一点都不像女孩子,特别爷们儿。

hardnosed顽强的,不屈不挠的
       在第八次求婚被拒绝后,老秦果断求了第九次。梅九亮笑着没再拒绝,直接给他来了个法式热吻,俩人就春宵一刻值千金了。第二天早上醒来,梅九亮无名指上多了枚好看的钻戒。

illywhacker骗子
       “秦,秦霄贤,你个骗子,你,嗯啊,刚刚说好最后一次,嗯啊...慢..慢点....”

jacket夹克衫
       孟小哥哥觉得有什么怪怪的地方,梅九亮身上那件夹克...好像是秦霄贤的吧。唉,现在的年轻人啊,我还是去找九良吧。

lackey仆人
         秦霄贤认认真真地给正在玩手机的人儿喂水果。
       “你瞅瞅你这一天天跟大少爷似的,也就我还稀罕伺候你。”
       “怎么茬?还不愿意?”梅九亮眉头一挑。
       秦霄贤笑的一脸荡漾,“愿意,愿意,伺候一辈子都愿意。”

match婚姻
       去澳大利亚领了个证,回国后请兄弟们吃了个饭,就这么简单的,他们在祝福中结婚了。

nausea作呕
       梅九亮发现自己最近经常干呕,秦霄贤不停打趣他说是不是怀了。
       “你是不是想要孩子了...”梅九亮是知道秦霄贤特别喜欢孩子的,心里莫名的不太舒服。
       “你能生?你能生我就想要,不能生就不想要。”可是梅九亮忘了,比起孩子,秦霄贤更喜欢他。

明芷若:

拜托大家了…弄得我都不怎么刷tag了……

Supreme_阿晨:

以及 不要打着九辫的tag跟风其他辫 感谢 注意情节安排的合理性
最重要的是 我不想在九辫的tag里看到有人秀日常发自拍ok?你长什么样今天吃的什么屎跟我一毛钱关系都没有
感谢

筱潇潇潇潇潇潇潇:

那个,我就是想说以后没有九郎!能不能别打九辫tag!就是我作为一个九辫党真的不是很想看各种不是九辫的车和潜规则!我自己在九辫tag里还看到我招谁惹谁了!(ーー;)球球你们了!


弱弱的问一句,有木有吃秦梅(秦霄贤×梅九亮)的小伙伴?
忽然超萌这对儿(๑`^´๑)

无巧不成书㈠


       天子脚下,皇城根儿上,有个派出所。
       派出所里,有个小警察,可俊可俊的小警察。
       天子脚下,皇城根儿上,有个某企业。
       董事长家有个二世祖,可糟心可糟心的二世祖。

       又是风平浪静的一天,生活真特么美好。张警官抬手看了眼表,嗯,还有半个小时就下班了。旁边市长家的傻儿子郭麒麟搁下手机,谄笑着对张警官说:“老舅,今儿晚上我去阿陶家,你跟我妈说一声我不回去了。”看着这个笑成一朵花的傻外甥,张云雷小白眼儿一翻,高贵冷艳的开了口:“我可不管这闲事儿,你自己跟我姐说去。瞧瞧你丫这出息,人家小阿陶就答应跟你一块吃个饭,给你丫乐的那傻样的。” “哎呀,老舅,老舅您最疼我了,您可不能不管我。你看我这都老大不小的了,还没个对象,好容易碰见个可心的,您就帮我这一回吧~”郭大少开始撒娇。
       别看这位是市长家公子哥儿,市长家规律可严着呢,特别是给郭大少的门禁,九点之前准时落锁。挺久之前,家里管的松,郭大少也不上班,在圈儿里那也是个人物,把纨绔子弟四个大字儿发挥的淋漓尽致。后来郭市长跟市长夫人腾出空来管儿子了,发现儿子天天醉生梦死的,夫妻两个痛定思痛,狠狠把郭麒麟整治了一顿,这他才消停了。最近家里管的越来越严,自己想出去约个会还得求自己母后最疼爱的表弟给报备请假,郭大少觉得自己真特么失败。
      见张云雷还是不买账,郭麒麟咬了咬牙,下了狠:“老舅,您帮我这回,我保证,您今年这烟这酒这炸糕,我包圆儿,您看这样成不成?”张警官这才慢慢悠悠地点点头:“成,再加上昨个儿我刚看上的施华的那副耳钉。”“您这趁火打劫啊您,不带这样的啊!”
       “哦,那就算了,晚上安稳儿跟家里待着吧昂。”张云雷存了心要逗逗他。“别介,别介,我答应还不成吗,您帅您说了算。”不就一副耳钉吗,为了阿陶我认了。不过老舅啊老舅,今日你不仁,他日休怪我不义。
      下班了,郭麒麟一阵风似的跑了。张云雷溜溜达达拐出派出所往家走。照常跟街口唠嗑的大妈大娘们招呼了几句,张云雷一扭头发现有辆骚包的超跑跟飞一样过去了,靠,这孙子还真特么是拿着生命当了儿戏,赶明儿得多给丫开几张罚单,开那么快你特么倒是飞啊,都特么什么缺德玩意儿。

关于小警察跟二世祖这个文有几句话得说在前面


①本文私设如山,天雷滚滚,人物性格有偏差,介意者勿入
②主cp 九辫    副cp 羚羊 堂良   其实副cp占比重也蛮的,详略不是很得当。
③文风诡异,您各位多担待
④因为涉及专业性知识,我也不是很了解,就凑合看吧

⑤感谢您的小红心和评论
⑥可能是个长篇